• logo
瓯网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国际新闻

李安又来挑战大众的观影习惯了

2019/10/20 08:00 来源:温州商报 编辑:杨凡 浏览:1955

 

李安无疑是华语影坛最受人尊重和关注的导演之一,正如高晓松所说,在最近六年的奥斯卡奖中,最佳导演奖五次被三位墨西哥导演获得,人称墨西哥三杰,震撼了好莱坞;而相比之下,在好莱坞近一百年的历史中,仅有李安一位亚洲导演曾拿到最佳导演奖,并且还是两次。

而当谈起他新作《双子杀手》,我们听到最多的疑问恐怕就是为什么。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动作片不拍,要“自讨苦吃”地挑战 3D,4K,120帧,并重新塑造一个虚拟人物。

日前我们有幸在一场线下对谈中,见到了李安导演,并听到了一场信息量超高的分享。看完这片分享,或许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个问题。

为什么而拍?

主持人高晓松的第一个问题就是“好莱坞有那么多亚洲导演,为什么只有你成功了”。

李安的回答诚恳得有些令人惊讶,“不要把拿奥斯卡当作一个目标,得到它很高兴,但它本身不是一个绝对值。也很难用奥斯卡奖来衡量一部作品的艺术价值、商业价值。要拍好片、把你的心里话说出来、用最好的表现、找到你能够心灵契合的观众。”

“我喜欢拍片,”李安导演特意提到。

李安说:“当然所有东西对我都有启发,但最主要的是有戏缘,当你看到它,就觉得我是属于它的,全世界除了我就没有别的人可以动它。我会动念头拍电影,通常都是因为里面有一些元素让我想把它拍成电影,把它影像化,所谓的影像化,就是不能用笔墨来形容的,因为笔墨一形容话一讲出来就把它理性化了,那个东西的神秘感就没有了。”

李安说:“我常常为了某一个影像,或者某一个触动而决定去拍一部电影。我会想到一个电影结尾的部分,要怎么样去铺排,要怎样用故事去带动,画面和角色要如何推敲,制造哪些元素的冲突,才能够给观众同样打动到我的那种感受,将心比心,这就是电影神秘的地方。”

《卧虎藏龙》中纵身一跃的玉娇龙、《色戒》小说中电影化的写作方式、《冰风暴》中那个干净而又有仪式感的瞬间……李安导演说,这是他跟电影的缘分。“像我们这样拍片,不是完全把它当成一份工作,当我们拼命把感情全部投射进去,或者把我们心里的道理、感触跟观众分享,其实就产生了一种缘分。”

李安有不少作品都是由小说改编而成的,当提到为什么总是选一些生僻的小说时,李安导演来了一个值得仔细回味的评价:“选一本烂小说拍成一部好电影的成功率,比选一个好小说要高。好小说的文字性太强,拍出来反而是不怎么样的电影”。

从这个回答中,我们也许能搞明白一件事:为什么李安每次都在尝试新的题材和作品,但我们却每一次都能准确地被作品击中:“我想我们是拍电影的,以声光影像触动人心。电影的故事结构,跟小说结构是不一样的,电影其实窄得多。我常常觉得连续剧、小说,尤其是长篇的,就像是练武术里面的棍扫一片,而拍电影就好像是枪扎一点,不管怎么样都是往一点扎,电影就两个小时的容量,至少在既存的观影习惯里面,最好不要野心太长、太大,拉拉扯扯,最好有具体的目标,要最终打中这个目标。这样的电影是比较感动人心的,成功率也比较高,做出来的电影也比较有吸引力。”

电影可以为观众做什么?

我们也提前欣赏到了这部带来无限视觉奇观的《双子杀手》,高晓松这样形容他的观影体验:“我很多年前学电影,老师说电影跟绘画不一样,绘画是一个完美构图,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东西;电影是一个窗户,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东西,我一直没明白窗户是什么意思。看了120帧3D4K,我不但清楚地感觉到它是一个窗,还好几次在观影过程中,尝试从不同的角度去看,希望这样就能看到窗户前后上下的东西。”

如果用更大白话的方式来形容,也许可以这样说:观影过程仿佛置身其中,影片中的每一次打斗都无比真实,都仿佛打在你(观众)自己身上。

对于为什么要挑战大家的观影习惯这一点,导演也在现场给出了自己的解答:“(这样的观影体验)你的脑子里面其实是拒绝接受它的。我们对于《少年派》中做的那只老虎并不熟悉,所以挑战感没有那么强;但是换到我们自己的脸,我们是很熟悉的,观众是否会相信呈现出来的这个效果?电影就是要让观众相信,用数码这样的方式来讲一个故事,能做到吗?这个挑战对我来说,也是我对电影的一种好奇。电影到底可以为观众做什么东西?它可以探讨什么?”

李安说:“在过去那种闪动的 2D 的间接的表达方式上面,你只能创造美感,在其中制造刺激感。而在这个新的数码世界里面,我看到了属于它的奇异的美感。而且它的美感跟我们对胶片的依恋和模仿完全不一样,那种美感应该是有公式的、有道理,有一套东西在里面的,追求它当然需要一点训练。真正打架的时候不是拳拳到肉,而是一团混乱,我们现在可以用数码的方式去加强那种混乱感,表现出那种不干净的打斗,让观众感到更加真实。怎么样做Junior,怎么用武打的方式呈现,如何去打开 3D 电影和数码电影的美感,这是我想探索的。”

在活动现场参与对谈的网友李淼也问了李安一个问题:“为什么选择如此高技术难度的手法去挑战此次拍摄?”

导演对此表示,没有挑战的拍摄过程是无趣的,制作方式的改进与寻找的过程是有趣并值得研究的。在电影中对于人的感情如何通过面部肌肉与肢体语言来表现,也是对人类的一种研读。《双子杀手》用新技术来制作完成,可以启发演员逐层递进式完成表演。

当然,片中还是有我们熟悉的那个李安。影片将一个生活中不可能出现的场景具象化:如果你见到了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版本,不是你的过去,不是双胞胎,而是你的克隆人,你会有怎样的感受?

“你会不会觉得,是你真的很特别?你有人性,你有性灵?还是你只是宇宙这一大锅汤里面的一个基因、一个元素?”李安导演说这个东西他想了很多年。

李安导演还在现场透露了自己原本为影片设计的结局,你猜,他心中的另一个结局,应该是什么样的?

电影,

是我唯一擅长的东西

在整场的对谈中最动人的部分,莫过于李安导演的言辞间处处透露出的对电影的爱。当聊到自己这么多年是如何坚持下来的时,李安导演引用了自己的一句经典台词:我希望知道如何戒掉你。

“讲到《卧虎藏龙》,我在拍一半时就想退休了,我在想怎么把这个片子熬过去,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,做十年就够了,可是我现在还在做。其实最重要一点老实讲,如果我不拍电影我也不知道怎么办,我试过几次(放弃),后来又继续拍下去,这是我所爱的东西,也是我唯一擅长做的事情,除了烧菜以外,所以我就继续做下去。”

李安说:“我想我对这个电影的好奇心是蛮重要的。可能很少有人会注意到,3D 和 2D 下,人眼神盯东西的方式都不太一样,仅仅这一个点里面都包含了很多问题,所以我有不断的问题,想要去追寻,也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。我想这是一种动力,如果哪一天我没有好奇心,我也不需要拍电影,日子也可以过得很好,我可能会选自己躲起来,或者去教人家干什么事情。”

而在回答“如果你有一天遇到年轻时候的李安,你希望遇到什么时候的自己”时,李安说:“当然如果我讲愉快的回忆,其实我最愉快的回忆是《断背山》出来的时候,因为那时候我很疲惫很想退休,然后收到了那么多善意的评价,我拍那个片子大概是半睡的状态下拍成的,一半的时间我早上都不想起床去拍,那么累,睡也睡不好,心神不安。那个电影就像被祝福过一样,每个人都那么好,景色那么漂亮,一切都很顺利,我从来没有工作那么轻松的,包括后期。”

李安说:“而且当时我的小孩在上学,那时候念初中,我给他做便当,他每一场球赛我都去看,我自己还锻炼身体,经过前面那一部片子我受到很多压力以后,这部片子一出来得奖,我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。其实压力是很不舒服的一件事情,尤其是竞逐大奖的时候,其实我个人心里是很紧张的,就是《断背山》那一次,我觉得收到很多的祝福,所以心里很坦荡很舒坦,就是一个短暂的时间,是我在电影生涯里面觉得最舒服的一次吧。”

据知乎

相关新闻

  • 声明: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Copyright © 2009 - 2013 wzrb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[2001]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

地址: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:0577-88096870 0577-8809658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