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logo
瓯网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教育

一个好听的故事,从“景”开始

2019/12/20 08:05 来源:温州商报 编辑:单晖 浏览:7843

蚂蚁和枯树枝

●蒲鞋市小学三(2)班 王瀚

这是一个天气晴朗的早上,烈日当空,万里无云。一只大蚂蚁带着一只小蚂蚁出去找食物。

它们开着一辆红色的小卡车出发了。道路的两边绿荫成林,微风拂面。它们愉快地哼着歌曲。突然,小卡车发出轰轰几声,不动了。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小蚂蚁惊奇地叫道。“嗯嗯,不好意思,忘了加油了。”大蚂蚁满脸尴尬地回答。

它们只好步行去寻找食物,走着走着,突然轰隆一声,一根像路灯一样的东西倒了下来。

“不好,枯树枝!”大蚂蚁惊叫一声,枯树枝不偏不倚,正砸在小蚂蚁的腰上,把小蚂蚁压倒了在地上。

小蚂蚁拼命往外挣扎,但是依然无济于事。小蚂蚁对大蚂蚁叫道:“快,快救我出来。”大蚂蚁使劲地去拽小蚂蚁。它使出吃奶的力气,拉着小蚂蚁的双手。又用一只脚蹲在枯树枝上,使劲地踹枯树枝。最后它绕到树后面,使劲地推小蚂蚁的双脚,最后依然是无法成功。

大蚂蚁急得团团转,怎么办呢?最好用卡车把枯树枝拖走。卡车上倒有一根绳子,但是,卡车没有油,那根绳子又老又旧,一拉就断。去叫小伙伴,这里已经离家十几公里,一来一回天都黑了,森林里面又有许多凶残的动物。

大蚂蚁一筹莫展,突然间它灵机一动,跑到卡车上,拿下一个桶和一把铁锹,它把桶里的水倒在小蚂蚁的周围,等泥土吸收了水分以后开始变得松软,它用铁锹轻轻地、小心翼翼地刨开一点点土,小蚂蚁轻轻地就挣扎了出来。

“你还好吗?”大蚂蚁问。

“如您所见,我一点也不好!”小蚂蚁撅着嘴巴说。

大蚂蚁把小蚂蚁拉起来,给它检查了身体,发现它除了受到惊吓以外,其他都非常好。“感谢上帝。”大蚂蚁不自觉地说,也许是苦尽甘来,它们在附近发现了一大片的蘑菇林。

天色渐渐暗了,它们在蘑菇林旁边做了标记,相约明天叫上小伙伴们一起来采摘蘑菇。

夕阳照在它们的身上,留下两道长长的背影。虽然今天是虚惊一场,但是发生的事情深深地记在它们的脑海中,真是难忘的一天啊!

 

咖啡杯里的旅行

●百里路小学西城路校区三(9)班黄仁谦

午夜11点,静悄悄的,连星星也躲到云里了。一队蚂蚁偷偷从蚂蚁洞里爬出寻找食物。蚂蚁们嗅来嗅去,突然,它们嗅到了一股香味,蚂蚁们沿着香气找到了一罐白糖。

它们一看到白糖眼睛里发出了亮光,死死地盯着白糖,有几只蚂蚁口水都流了出来。两秒钟之后,蚂蚁们从发呆中走了出来。它们欢呼一声冲向糖罐。每只都开心地在糖罐里打滚。然后,它们每只都拿了一颗白糖排着队走了。有两只蚂蚁因为贪吃没有跟着队伍走。它俩各自抱了一颗白糖开心地睡着了。

清晨,这两只蚂蚁醒来,看见一把巨大的勺子向它们伸来。它们俩一见,两只腿瑟瑟发抖起来。它们想跑,却一屁股坐了下来再也站不起来了。一只蚂蚁喊:“妈呀,这勺子怎么这么大呀!”另一只结结巴巴地说:“快……跑。”

但是,它们还是被那巨大的勺子打到了。它们想从勺子上下来,哪有那么容易。“扑通”一声,它们掉入了咖啡杯里。那咖啡对于小蚂蚁来说简直就是汪洋大海,而且是很烫很烫的水。蚂蚁们刚一掉入就被卷入了一个漩涡。它们想浮上水面,可是没有成功,还呛了好几口水。它们挣扎着,挥舞着四肢拼命向上游。一只蚂蚁大叫道:“救命……啊,救……”

突然,一张大嘴伸了过来。原来,那人要喝咖啡了!两只蚂蚁彻底绝望。杯子被倾斜过来,咖啡连同它们一起涌向大嘴。

一阵铃响,有人在敲门,那个人走开了。一只蚂蚁对另一只蚂蚁艰难地说:“我……游到旁边,你踩……着我的背上去,再把我拉上去。”“好!”另一只蚂蚁激动地说。于是,那只蚂蚁游到杯子边缘,另一只蚂蚁踩着它的背爬了上去。然后,把它也拉了上来。

事后,它俩无力地倒在了地上,想再也不要离开大部队了。而那个男人呢,他回来又开始喝咖啡。他满足地说:“今天的咖啡真好喝!”

风景这边独美

●温州市少艺校六(1)班 陈先悦

那一天,我们全家来到了楠溪之畔。

楠溪江仿佛熔化的水晶,清亮而又迅速流动。溪上,水波荡漾,游鱼在水底也正翕动它们的小鳃,与滑如凝脂的溪水携手共行。这正是上游,若拢神细看,可见左前方水流渐细,寻至源头,在两巨石之间!所谓,“问渠那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。”停滞,水便了无生气,即是死水。楠溪江的水,如初生婴儿,活泼、好动,却又柔和!

楠溪是清的,是活的,“质本洁来还洁去”,如此才得以保存它质朴的灵魂,更孕育出了爱山乐水的楠溪人!

顺着河岸走下去,路上随处可见喷着水枪、打着水漂的大人小孩,但,真正的水之挚友,只有竹筏。我们便去乘坐了竹筏。在竹筏上,身感溪面凉爽,眼观两旁青山层峦叠嶂,满眼的碧绿不断倒退,可谓享受。古有李白之“两岸猿声啼不住”,而我们却听见了,岸边树丛中,间或的几声鸟啼啾啾与竹筏之下,流水潺潺……

不知是陶醉还是疲累,筏上十人竟无多少语言。许多人不约而同地看向那位正撑着船篙的大爷。只见他两腿弯曲,篙在河底有力地一撑,竹筏便平稳地向前滑行一段,毫无震动之感。不禁赞叹,这位大爷驾筏技艺可谓高超,竟好似已将水与筏融为一体!老爸好奇:“老师伯,这行您干了多久了?”“几十年了,我们家从我爷爷开始就在这儿啦!现在我都当爷爷了。全中国,数这儿的水最好!”

人之来,为之伴水。筏之划,在水一方。楠溪江流淌千年,楠溪人代代守望。人守望的,是水,水乘载的,是人!

人与水从未分离。在出生之时,人生便已打上烙印,注定会与水相伴。这位艄公,更多水上工作者,以及所有人,都离不了水。而正是还保存初心的人,造就了这一抹亮丽的风景!

风景,这边独美!

雾的邂逅

●瓯江小学五(5)班 潘阳

如果世界上一切都是具体的,现实的,那还有几分梦幻可言?

—题记

雾来了,这个神秘的人悄然无声地飘到了全然无知的你的身后,却又像淘气的小孩伸出手调皮地捂住你的眼睛,使你找不着东西南北。陡然间,一切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,是朦胧的美感吧。

迷离中,那一切景物若隐若现,如梦如幻,染上隐隐约约的色调了。浓雾白得似牛奶一样,一团一团,先是那么翻滚着,雀跃着。那木、那草、那花,在雾中带着神秘的气息,仿佛置身在幻想的境界中。

花儿在雾中更显娇嫩了,仿佛一触就破。露珠在上面更加晶莹了,泛着迷人的光泽;小草仿佛更绿了,在那绿油油的叶片上,仿佛有新的生命在跳动,垂在上面的水露宛如几粒珍珠剔透美丽;大树在迷雾中被衬托得更粗壮了,那直插入雾中的枝叶,虽然看不见,却能听到“哗哗”的声音,就觉得神奇秘密了。任是一草一木,都不像是在平时那样的现实了,它们都有着模糊、空幻的色彩,每一样都隐藏着它们的细致,保守秘密,使人感到画一般的美感。伸出手,手指之间搓一搓,是湿润的,我知道,雾,它来邂逅了。

雾渐渐稀了,不像原来那么浓密。望着它,我知道它要走了,它似乎有点恋恋不舍,于是它挂在树上,绕在屋脊,漫在公路上,藏在草丛里。像烟岚,像云彩,像奔涌的海潮,像纷飞的海鸥,每一样物体,却渐渐有了轮廓,有了原来的色彩。

越来越淡的薄雾飘移着,流动着,最后却慢慢亏了,末了,便全没了踪迹。哦,它走了,匆匆的它走了,我若有所思道。

太阳拨开乌云,向人们露出灿烂的笑脸,给大地铺上了金色的地毯,天空湛蓝湛蓝的,时不时有纯洁的白云一笑而过。可我总觉得……好像缺了什么。

在窗前等待吧,等待着,等待着,等待与它再来一次邂逅。

唐朝的食物

●温州市实验小学六(3)班 黄一麦

我多想梦回唐朝,吃一口唐朝的饭。

唐朝的食物,是杜甫的“饭抄云子白,瓜嚼水精寒”;也是李白的“穷愁千万端,美酒三百杯”;也是韦庄的“珍重主人心,酒深情亦深”;还是白居易的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”。

唐朝的食物,好像是有生命的。诗人死了,但他们的生命却在这一句句流传千古的诗中得以延续,这些诗也是活的。“零落栖迟一杯酒,主人奉觞客长寿”的祝福之心;“今日暂同芳菊酒,明朝应作断蓬飞”的送别之心……

但一千多年后,那一碗单纯的米饭,那一杯香浓的浊酒,早已变了样。

一千多年后,餐桌上那往日的安全早已不复,碗中能用银针测毒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剩下的,只有无良商家为了金钱制造出的垃圾。

人们对劣质的食品、敷衍的卫生早已麻木,每天都在看完食物中毒新闻后无动于衷。

食品脏了,人心也脏了。

在这个科技进步神速的时代,用农药已经成了习惯,各种膨化剂、生长激素层出不穷。当李白、杜甫穿越时光,看到一个月就能吃的“速成鸡”,看到比拳头还大的草莓,恐怕会问:这是什么?

现在的人们,早已不爱当年“路不拾遗、夜不闭户”的唐朝盛景了,他们为了钱,多大的蔬菜都种得出来,当年那颗没有一点瑕疵、像水晶一样透明的心,去哪了?

心死了,诗人死了,诗中那种多情也死了。

李白死了,杜甫死了,白居易死了。没关系,因为他们依旧在诗中生活着。只要还有世人记得这些诗,他们的生命也会随着诗一起流芳百世。

可是心死了,诗中那颗怦怦跳动的心也死了。

我多想梦回唐朝,尝尝那一桌活菜,品品那一首活诗,看看那一颗活心。

相关新闻

  • 声明: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Copyright © 2009 - 2013 wzrb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[2001]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

地址: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:0577-88096870 0577-88096580